北京捷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客服专线: 4006-518371 总机: 010-82251245/1246
企业文化咨询

廉洁文化与以人为本

当前社会意识领域中,最为流行的词汇,莫过于以人为本与和谐社会,以人为本重申了人的价值,和谐社会则强调了包容二元、动态的平衡。两个理念既是社会的趋势,也是企业文化建设重要关键理念。

所谓"以人为本",即尊重人的生命价值,强调人的主体本位,要求"以人为中心"对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进行全方位的审视,建立充分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的新的秩序。其核心思想即“人的价值高于物的价值,生命的价值高于目的的价值”“以人为本”的思想是历史的产物,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文化中,“以人为本”为核心的人本主义精神都具有极其深远的历史渊源。

改革深入,腐败问题不断地成为社会的焦点(即使是高法也未能幸免于难),腐蚀社会有机体的健康,困扰着社会各方的思维,有些部门将诸多先进的现代管理方法(例如,PDCA加风险管理)融入廉政管理之中,期望构筑一个无缝的防线。

这些方法无一不是遵循“防惩”前提,对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没有深入的理解和渗透。笔者在期望这些方法能够取得理想的效果同时,从文化的角度探讨以“人本”为核心的廉洁文化。试图挖掘人本精神在廉政管理工作中的力量。

一.人本复归与企业文化

“以人为本”的思想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古希腊思想宛如璀璨的星空,哲学家们的唇枪舌剑以富有锋芒的思想对周遭的“存在”给出了各种假设和思辨,然而,大多数流派的指向都是自然。智者派首先提出“人是万物的尺度”的命题标志着哲学研究的对象由自然转向了人。

古希腊思想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在于它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希腊神话就是典型表现,古希腊神化中的神与其他文化中的神就迥然不同,古希腊神话中的神,除了拥有超自然的能力外,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有爱有恨,可娶妻生子,可与人类充分“沟通”。

古罗马共和国时代,人们继承了古希腊的优秀文明成果,是张扬人的个性存在的。然而,进入帝国时代,征服的血腥伴随着古罗马的成长,领土增大、民族众多,社会意识形态领域需要形成一个统一的服务于统治的思想力量,此时的“人本”遇到的是权力与暴力的挑战。耶稣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人类的“恶”,带着原罪的意识,把“神”请回了人间,人们在寻求摆脱压迫与困境中把目光转向了对神的膜拜,于是“神本”渐趋来到了人间。西方中世纪,哲学思辨成为神学的奴仆,人的地位被神所彻底淹没。

到了近代,以人文主义思潮兴起为标志的欧洲文艺复兴,把人对神的崇尚,转向对人自身的崇尚。这种人文主义思潮所倡导的以人为本位的人本主义,与中世纪的“神本主义”相对应,在人与上帝、人与自然的关系中,高扬人的意义和价值。文艺复兴就是对古希腊罗马哲学中以人为中心的思想的复兴。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儒家的“仁爱”与墨家的“兼爱”应该算是人本主义的萌芽,所谓,仁者爱人。在政治方面主张推行仁政。孟子就明确提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主张。

但是,儒教的仁政思想其基本假设是仁慈的独裁者和封建的等级秩序,所以,在后续的封建历史里,君主专制的集权制度下的以君为本淹没以人为本。

经济市场化的进程,释放了计划体制下对生产力的束缚、创造了更高的效率,使经济获得了空前的高速增长。市场中的企业,在市场的拉动下,积极制定战略规划、优化组织架构、流程重组、提升管理,使管理由经验阶段快速进入到了追求科学管理的阶段,有些立基高远的企业甚至把文化管理提上了日程。然而,先进的管理科学与管理方法,追求工具理性的高效快捷,而往往忽视了科学管理背后隐含的前提。往往是将人仅仅视为一种支撑组织运转或实现组织目的工具,将人沦为了附属。资本追逐利润的天性,而将物置于了组织的中心。二元的张力日益显现,这从根本上背离经济社会良性、科学发展的轨道,因此需要社会进步的“和谐”理念,以人为本的复归。

人本复归带动企业反思自身存在价值的活动深入推进,企业文化建设方兴未艾,人本的复归意味着理性的胜利。人本的复归意味着对物本的超越。对"神本"的超越意味着理性的胜利,而理性的片面化则导致"物本",物本的极致则导致功利主义的泛滥。

二.廉政管理的思辨

人本的复归带动微观经济中的企业深度思考自身的存在意义问题,以文化建设的形式沉淀自己的历史传统、注入企业发展新的基因,为企业战略发展提供新的动力。随着企业文化的落地与深植,围绕企业文化的核心理念,企业对组织行为开展了多维度的思考,诸多亚文化建设算是企业文化的落地与深植的重要注释。

廉政管理作为国有企业组织行为的重要方面,在政治力量的大力推动下,得道了深入的开展,围绕教育、制度、监督三个维度不断深化,推进廉政风险防范体系建设,当前廉洁文化建设,围绕教育-制度-监督三个维度,通过教育构筑思想防线,通过完善制度来搭建组织和员工进步的护栏,将监督融入管理密切党政工作的互动,取得了很大进展。由于历史沿袭和政治传统,作为企业组织行为的重要方面,廉政管理受到政治导向十分强烈,许多地方党委的宣传部门和国资委都以红头文件或学习材料的形式将国有企业的廉洁文化建设提上日程。而且明确了核心原则,即以人为本、正面引导、继承传统与创新发展等等。

然而,梳理廉政管理的工作路径,我们不难看到,廉政工作与企业文化遵循的价值理念有很多不同。廉政管理的基本逻辑可以概括为,以教育-制度-监督-自律为支点,以防、堵、惩为基本理念,力图达到“不想”“不能”“不敢”的理想的廉政境界。不论教育、制度、监督,我们廉政工作的行为假设,一般都基于对被监督者“不信任”为前提,在人性假设上更多接近“人性恶”的。

从现代管理与组织行为来看,单一的行为假设,是不能涵概行为个体的复杂动机的,也不利于廉政工作开展,更不利于廉政工作的对象从心里同化与接受,不利于受众变成自觉的行为,不利于创造对于廉政工作更加和谐的氛围。所以,传统的廉政教育工作往往陷入形式化、口号化的尴尬。发现了问题就到要惩处的地步了。个体与组织损失惨重。

在构建企业和谐,促进企业健康成长的大背景下,缺乏一个以人为本理念作为出发点的指导。

从廉政管理角度看,防、堵、惩都是负激励的典型方法,缺乏正面的爱护、疏通、激励理念和正面激励的引导措施。思想和行为问题,仅仅堵是不够的,应该是堵和疏的有机结合。从廉政行为文化角度看,我们的纪检干部往往是,只有在干部犯了错误的时候才出现,而且进行的都是查处的行为,这样,无形中割断了与组织其他成员的情感联系,纪检监察工作不能仅仅以“黑脸”出现。帮助组织成员在规则内实现个人与组织目标的统一是廉洁文化对廉政管理的内在诉求。所以,基于以上认识,很多从事纪检工作的领导提出了“教育先行、重塑形象”的工作理念。

三.基于人本理念的廉洁文化与廉政管理

从人自身特点来看,人是具体环境中的人,其行为表现往往与环境有很大关系。中国古代,儒家伦理主张的是人性善假设的,从而推己致人,推家致国,主张仁政。而法家思想的前提则是人性恶,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利害关系,人的心理无不“畏诛而利庆赏”(《二柄》)。从而推行法制。

文明进展到现代,客观地讲,人性有追求进步、追求完美的愿望,人也有懒惰、自私、贪婪和不思进取的弱点。所以现代管理理论也相应地给出过人性的认识,提出了X人假设与Y人假设,以及超Y假设。有些现代企业以Y人假定而成功(如HP),而有些企业以X人假定而创造了效率(如Huawei)。

从“人本”的角度看,具体组织中的人都是有诉求的,人非圣贤,在具体的组织中的人都是有内在的需求(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实现的追求)的,企业文化就是要倡导进步的理念,塑造良好的氛围,养成良好的习惯,实现个体与组织的共同成长。

进一步讲,人性本身就有不同的方面,人性本身是与环境互动发展的,没有人天生注定就恶,也没有人天生注定就善,那么对于(廉政)管理来说,主要是解决人性面对诱惑而体现出来的弱点问题。而传统的廉政管理工作基本秉持了防、堵、惩的行为假设,这显然是不够的,防线不可能没有漏洞(例如,往往是体制本身就存在改革和优化的问题),其次,无视趋势与潮流的“堵”往往会使潮水泛滥,而不公平惩戒行为也可能引起心里的对抗。长此以往,令企业失去和谐氛围,让廉政管理者陷入比较尴尬的状态。这样,从人本出发,从正面地传达关爱、信任、激励就变得尤为重要。以人为本的价值理念就要求,廉政管理的基本行为假设应该贯穿以人为本(即从人的本身需求出发)精神,与防、堵、惩结合,形成完整的廉洁文化体系

廉洁文化通过人本理念贯彻,统一理念、创造和谐重建组织信任关系增加凝聚力,廉洁文化通过人本理念的渗透,改善客户服务行为,优化企业形象;廉洁文化通过人本理念的贯彻宣明主张、明辨是非、约束行为而产生约束力

通过对组织成员内心的改造,将宣贯教育与文化解读结合,以思想交锋入心入脑;通过对制度的渗透,将采购管理制度,资金管理制度,工程项目管理概预算制度、跨部门项目管理机制,绩效考核制度等等与文化理念结合,彰显以人为本,建设组织与成员共同拥有的行为规则。

通过对行为的优化,将企业管理流程的显化,明晰关键的控制结点,融纪律监督与行为管理

四.廉洁文化的落地通过完善企业运营管理体系为主要途径

廉政管理与企业日常管理实现无缝连接是以人为本的廉洁文化的内在要求,从文化角度看,廉政管理是廉洁文化行为层面的主要内涵。现代企业管理是人本主义与科学理性的合一。北京崇文区的廉政管理“模式”表明,将现代企业的全面质量管理闭环与风险管理结合创新出来的廉政管理深度体现了预防为主的方针,是科学理性的胜利。但是,机制之外是否还有廉洁文化建设的必要呢?辩证法告诉我们,没有金瓯永固的堡垒,腐败和反腐败,正如矛和盾的双方,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此消则彼长,一味地强化盾,矛也会越加锋利。所谓“知其雄而守其雌”,解决防的问题,不一定仅仅去强化盾,弱化矛也是一种智慧,而且正是传统文化提供给我们的文化基因。

廉政管理以“教育在先”为工作的出发点,既是“以人为本”理念的体现,也是系统管理思想的渗透。文化理念讲述的是道理,管理行为明确的是方法。现代管理系统论,一般将企业的管理功能划分决策指挥,监督,执行,反馈等重要环境,常规管理遵循PDCA的基本模式,但是信息传递与共享往往被忽略,廉政管理的教育环节,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文化理念需要沟通,行动标准需要沟通(包括廉洁标准),计划需要沟通,执行需要沟通,考核需要沟通,反馈更是沟通,在沟通中传递工作标准。

监督进一步融入管理,在管理中监督,在监督中管理。公司年度工作的计划阶段,建设党政联系会议沟通机制,确定的年度的工作重点,纪检监察的常规工作则则围绕年度工作重点进行计划和开展。基于效能监察工作,将监督常规化与管理的基本流程有机融合。

廉政管理将完善企业规则体系(包括潜规则),并帮助员工和干部在规则的限度内达成自身发展的目标为重要内容。廉政管理者完善角色,企业是经济性组织,企业内的成员都有各自不同的需求,廉政管理者应该在廉政管理基础上,承担起廉洁行为的辅导员的角色。从帮助组织成员廉洁从业的角度来清晰既定规则内的“高压线”。从人本角度做到“常敲关爱 常思贪欲之害”。


首页| 关于捷盟| 咨询业务| 行业中心| 捷盟团队| 公司业绩|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2-2005 捷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412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641号
友情链接: 战略咨询 企业文化咨询 培训中心 公司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