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捷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客服专线: 4006-518371 总机: 010-82251245/1246
企业战略咨询

企业创新与核心竞争力之——企业战略创新

(本观点是来自魏杰教授的演讲,捷盟咨询根据录音整理)

无论是体制创新还是企业文化创新,最终都要反映在战略创新上,因而战略选择的创新,也是极其重要的。

在座的都是企业来的同志,可能谈到企业战略问题的时候,都要考虑 5 个问题。一个是产业战略的问题,自己应该搞什么产业;一个是市场战略问题,即怎么争夺市场份额;一个是要素战略问题,一个是资本经营战略问题,一个是国际化战略问题。谈企业战略都会涉及到这些问题。但是中国目前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在战略创新上的重新洗牌,或者说战略创新的平台的重新塑造是个大问题。比如说有的企业在发展中必须要考虑自己所谓金融方面的战略平台怎么创新。当然还有品牌战略平台,如果不塑造自己的经营品牌,恐怕就很难办。因此,可能我进人哪个产业是赔钱的,但是对我塑造品牌有利,我当然还要进。总之,战略往往涉及到金融平台、主业平台和品牌平台的塑造等问题。

国际上竞争力极强的企业,在战略问题上必然强调自己的三大平台融合的问题,如果没有真正的金融平台,主业很难提升竞争力,有了主业平台,就要考虑品牌平台的问题。就像有的国际性企业收购足球队一样,足球队肯定是赔钱的,但是他为企业塑造了很多的无形资产。企业要关注三大平台的统一问题。比如金融平台,如果到了一定程度,金融平台无论是间接融资还是直接融资都很难运作的话,那么最终这个企业战略恐怕就会发生失误。

最近,我们正在讨论房地产的问题。关于房地产贷款新的规则,有的企业就盯得住,有的企业可能根本无所谓,为什么?凡是能盯得住的企业,早就考虑到金融平台受到了威胁。比如说有的企业很早就知道,中国完全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国家,到一定程度就会有金融风险的问题,只要是间接融资,最后风险都会分解在银行身上,所以间接融资比例太高,肯定国家就会考虑金融风险的问题,当然贷款就会调整。有的企业看到这条,拼命在给自己运作直接融资的平台。间接融资很多的时候,国家防范金融风险主要是间接融资这块,大量的钱存在银行,银行再贷给企业,到了一定程度国家就会考虑企业资本金比例高不高的问题。比例如果太低,出了问题,你的经营风险就会转化为国家的金融风险,当然这种企业就要淘汰。有的企业非常注重塑造自己的直接融资的平台,最后的结果,恐怕这样企业发展就会很有前途。所以这样一来,国家就是在考虑金融风险问题的时候,很注意自己直接融资平台的企业,我想影响也不会太大。

再有一个对主业考虑的问题。很多企业非常注意战略中对主业的选择,从这方面考虑竞争力塑造的问题。一个国家整个产业结构必然会不断调整,因而企业要适应这种调整。比如制造业应该是我我们国家的主体产业,很多企业从事制造业,但是制造业分了三块,一个是产品制造业,一个是设备制造业,一个是机器制造业。这三种制造业在我们国家已经出现明显的差异。产品制造业现在基本饱和,而且在国际上引发了各种各样的反倾销的状况,但设备制造业和机器制造业短缺的情况却很严重。这时企业就要调整主业方向,这种调整是保证竞争力继续提升的问题。我们的设备制造业以及机器制造业,有很多的市场空白点,需要研究和讨论。但是我发现有的企业灵敏度差了一点,没有看到,而且这种调整涉及到我们自己的比较优势问题。

我国加人 WTO ,我们原来认为对农业可能影响很大,但实际上对农业的影响不是太大,原来想的很好的产业却遇到大问题。比如药产业,现在明显越来越多的从事药产业的企业感到压力极大,为什么?我们国家人世的前 10 年,药产业的最主要优势是在销售方面,研发和制造几乎没有什么优势。研发和制造与国际上大的品牌企业的差别不是一两个档次的问题,差距很大。在人世前 10 年我国药产业是销售整合的问题,但是大量的资本都进人研发和制造,尤其是制造,刚刚人世不久就遇到很大的压力,我估计今后这方面的产业还会遇到很大的压力。外资进入药业,非常希望跟我们有销售优势的企业合作,因为他知道研发和制造这方面他们优势很大,而我们在销售上有优势。我把这个信息告诉一家企业,他很高兴地告诉我说,我们在这方面有优势,我们有横跨七个省市的销售网络。结果外资一介入,谈判谈的很好,外资当场答应 3 个条件。

第一,资产评估怎么搞,按照中国的方法进行,本来国际上与中国的资产评估方法差异很大,往往合资问题都出现在资产评估上,结果外资答应按中国的方法进行。

第二,我们进人这个企业要改革企业体制,因此而带来的员工利益的损失我们可以承担。

第三,这个企业有横跨七个省市的销售网络,能不能在两年内搞到 15 个省市,要多少钱?这个企业战战兢兢告诉人家需要两个亿,结果人家说根本不够,我们要投八个亿。

但是谈完后外资要我们的企业提供 3 个资料,第一,整个销售团队的档案必须给我。第二,整个销售的机构档案必须给我。第三,整个销售的物流档案必须给我。结果我们的企业提供不出来,因为它不是有横跨七个省市的网络,而是自己生产的药卖到了七个省市。这是两个概念,结果外资不谈了,说我之所以愿意花一亿五买你,是看重你的销售网络,我把你的药厂买来马上就关门了,你们的差距恰恰在于研发和制造,差的很远,整个比较优势在于销售。但是我们大量投向研发和制造,为什么出现这个问题呢?就是我们没有分析我们的比较优势在什么地方,结果整个战略大量的出问题。

在战略创新问题上,一定要思考和研究这些问题,包括现在讲的比较多的所谓世界制造中心的问题。这种制造中心,我们要思考未来的战略,我们仅仅是产品制造中心,未来要考虑设备和机器制造中心,需要我们思考和研究这个问题。前几年我们讨论制造产业问题的时候,对制造业中间的机器制造和设备制造,大家都不太重视。实际上中国进入新的国际大背景分工条件下的时候,总体所谓的整个战略选择需要我们重新调整和安排,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我们最近一些企业,原来的竞争力是上升的,最近一个时期下降得很快,主要原因是战略选择的失误。这种战略选择失误的背景是前面所讲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制度的问题,一个是企业文化的问题,反映在战略失误上,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尽快调整。

最近在我们讨论的一些问题时,有些企业还是比较忽视战略问题。比如说我们提出来所谓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改革和发展问题,这个口号很对,但要研究问题,要思考整个体制调整。有人在考虑国家给企业投多少钱,我觉得给钱的问题要划个问号,国家不可能再办以国有制为基础的所谓制造基地,国家要从企业中退出,我们仅仅对你使用的国有资产负责,而不是我们再办企业的问题,还想要国家给你投多少钱,这是不可能的问题。因此,很大的问题是战略必须重新调整,要成为一个以民营经济为基础的所谓工业制造的基地的问题,同时产业战略必须调整,如果不调整,恐怕很难解决问题,这都涉及到重大的战略问题。

在我们讨论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上,一些企业必须思考和认真研究战略的创新问题,这种战略创新需要我们从整个中国目前发展的现状,以及我们进人整个国际化的市场之后的新情况出发,搞清楚战略创新应该立足于什么地方。已经不可能仅仅是原来封闭条件下考虑整个战略安排,我们要思考和研究这个问题,否则如果不快速地调整,可能就出现当这个产业发生根本性变化的时候,适应不了这种变化的环境或条件,最终会使竞争力急剧下降。目前对有的行业的企业来讲,确实会遇到很大的问题,例如房地产方面的调整问题,马上就要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有的企业非常主动地考虑到这种调整,那么它的发展显然就会更快。

最近我和一个企业谈这个问题,他就告诉我民营企业在注重制度和文化的背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关注对自己战略的调整。比如过去我是搞商业,因为我开始没有资本,只有通过商业积累。商业做到一定的程度,我对市场了解了,就开始帮助外国企业搞一些配件和制造,进人所谓的制造业。现在就要考虑我的技术创新问题。他选择的战略是所谓的“贸工技”,这种选择是对的,就像联想集团一样,是高新技术企业,怎么从贸易开始?道理很简单,资本来源只能从贸易开始,从贸易到帮别人加工,到最后成为技术创新企业,这都涉及到战略的超前性的调整问题。一些企业一定要考虑战略创新的问题,而且我要提醒大家,这种战略调整,一定要注意你是一个企业,而不是别的机构。在这里,我不准备谈技术创新问题,但是战略中涉及到这个问题,就是战略选择中对技术的选择这个问题。做企业,任何技术对我来讲,首先是市场需求的问题,有没有市场需求,技术水平再高跟我没有关系。对我来讲,战略调整,考虑技术创新的问题,要考虑到这种技术创新背后的市场需求。如果仅仅是技术水平本身很高,没有意义。我是一个企业,所以我选择所谓战略上的技术创新时,就既要考虑技术水平很高,但同时市场需求也很大。如果这种技术没有市场需求,那是国家的事,与我没有关系,我必须注重市场需求问题。因此,很多企业的战略选择,必须反对所谓的技术完美主义。技术完美主义有时害死人。有的技术其技术水平是很高的,但对企业意义不是太大,因为他没有市场需求。

我们一些企业实际很多失误就失误在此。比如原来有一个企业是搞打印机的,后来强调技术的升级,最后升到什么程度?连化学符号都能准确无误地被打印出来,但市场需求很少,因为没有几个人打印化学符号,就是科技部门要,而科技部门又是国家的,市场本身就很少,结果丢掉了自己所谓中低档产品的市场,比较麻烦。依星公司为什么破产,其拥有的技术远远高于现在的通讯公司,可以在沙漠的任何地方打电话,但是有几个在沙漠里打电话的?结果技术很高,但对企业来讲意义不大。所以任何企业的战略创新,一定考虑你是企业,是企业就必须把自己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如果没有市场基础,这种技术再完美,对企业来讲也没多大的意义。这些东西恐怕都需要我们所有企业在战略选择中思考。因为有的企业竞争力的下降,完全是因为所谓战略选择的失误。这种战略选择导致失误,必然会很快降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战略选择问题,也是影响到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极其重要的因素。

从中国企业的整个目前的现状来看,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提升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大家都讲创新,人们对这种核心竞争力的创新,一般来说都讲四大创新,但我国恐怕目前最主要的还是所谓制度的创新和企业文化的创新及战略创新的问题。当然,我们的创新有自己的特殊含义,因为有些东西可能人家做过了,但对我们来讲还是一种创新,因为我们的企业和他们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因而要求我们必须思考和研究这种创新的问题。不过,这里要强调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要推动企业的制度创新,企业文化创新,战略创新,我们的企业,尤其是企业负责人必须调整自己的哲学思想,这是讨论中国企业核。动竞争力提升中最后必须讨论的问题,就是哲学思想的挑战。整个企业的负责人如果不调整自己的哲学思想,恐怕这 3 个方面的创新都会推不动。

当然,这种哲学思想不是讲一般的抽象问题,是实实在在的所谓企业家本身思想的调整问题。比如说恐怕有的企业发展现状,不仅仅是自己个人的所谓利益增长问题,还要考虑所谓事业的问题。如果你不考虑自己事业的问题,我想前面那 3 个方面的创新都谈不到。因为有时甚至不要这 3 个方面的创新,个人财富也是增长的,但是企业将不是名牌企业,将不是百年老店,因而哲学思想必须调整。在哲学思想中,要真正实现前面那 3 个方面的创新,就必须正确对待财富,这是一种哲学思想。如果不正确对待财富,有人就不会承认人力资本的存在,恐怕就认为货币资本是最重要的,而不承认人力资本,就当然谈不到所谓体制创新的问题,所以要正确对待财富问题。如果那些过时的哲学思想扭不过来,整个企业的创新就非常难以朝前走。

正确对待财富,有这样几点。

第一,拥有财富,不能无视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拥有财富就无视法律,因为前面提到的创新很多涉及到这个问题,很多人出问题也出在这个问题上。

第二,拥有财富,不能无视社会公德。拥有财富,更应该完成和遵守应有的社会公德,否则前面的创新根本不可能谈到。

第三,拥有财富,不能无视社会责任。拥有财富要考虑社会责任,才能想到事业,才能想到创新的问题。因为那些创新都涉及到所谓创业者自身的利益调整问题。如果考虑社会责任,才能将自己的行为出发点调整到我办企业是事业,而不仅仅是赚钱。

第四,拥有财富,不能无视学习。任何人如果忽视自己的学习,就谈不到创新的问题。对于前面 3 个创新,如果是继续封闭自己,不去学习,那就根本不可能推动,这是极其重要的。这也是目前企业能不能推动前面所讲的 3 个创新最为重要的问题,而且也涉及到很多企业所谓未来的成长问题。有一些企业恐怕对自身学习忽视太多。有时财富时更要学习,对周围人甚至家庭里的人都要讲这个问题。最近我去一个企业家家里吃饭,他请了一帮人,结果碰到他的小孩子, 13 岁,我让他过来,问他说,小家伙,外语怎么样,他告诉我说,根本就不学,为什么?他说我爸根本就不懂外语,但是他全世界作生意,因为他有翻译,有翻译就行了。我想这个小子肯定是败家子,比较麻烦了。对财富的认识其实涉及到整个企业的问题,包括家族企业。我一直告诉大家,实际上国外的家族企业不是我们讲的家族企业,家族企业和家族投资的企业是两个概念。家族企业是强调所有的企业人员任命,是按照家族成员任命的,家族投资的企业恰恰不一定,他能对社会人力资本进行使用,只是家族投资创办的企业而已,不是家族企业。有人告诉我到底搞不搞家族企业,道理很简单,本家族如果有企业家,当然可以搞,但本家族如果产生不了企业家,不利用社会人力资本怎么办?封建社会为什么王朝衰亡,道理很简单,选人的范围就是在他的家族亲缘关系里,不是整个社会,不像西方民主,是整个社会选总统,哪一个更有活力?这是很明显的问题。这个问题与家族的学习问题有很大的关系,忽视了学习,可能最后的结果就会很麻烦。

第五,拥有财富,不能无视风险。这是 3 个创新能不能推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忽视了对自己企业风险的判断,这三个创新就不能推动,因而要求领导企业的企业家们要认真对待风险的问题,不要把自己一次抓住机遇当成永远抓住机遇。恐怕要考虑风险,才能加快自己所谓的制度创新,企业文化创新和战略创新。有些企业就是因为风险意识很差,最终忽视创新,结果导致企业不能成为百年老店。在座的各位有没有观察国外企业对风险的防范,国外很多企业家自己赚的钱分成 3 个 1 / 3 。第一个 1 / 3 ,保证本家族过上好的生活,你给我再高的投资额我都不会投资,要放在根本没有任何风险的地方。第二部分是交朋友,交朋友的过程是学习的过程。第三部分才用于投资。因此,他投资即使失误,也不可能动摇整个基础,他会继续存在下去。我们没有风险意识,把所有钱投进去,而且把借别人的钱也投进去,结果是一旦遇到风险,就会全盘结束。最近有一个企业对创新非常淡薄的原因,就是他对自己的风险认识不够,没有看到自己企业潜伏着极其重要的风险,结果导致他的创新意识淡薄,这种创新意识淡薄的结果是导致企业错过了很多能够创新的时机,因为有些机会不可能再来。当企业正在很快发展的时候,他不考虑创新,当危机已经来临的时候再创新,晚了。创新是知识资本,没有知识资本,企业能不能存在的问题,都是个问题。

提醒中国的企业家,要真正创新的话,就要调整自己的哲学思想,这种哲学思想调整是保证整个企业创新的前提,否则,过去所形成一大批民营企业,在未来的竞争中也可能会慢慢衰落下去,因为他失去了哲学思想的指导,最终结果是对创新的迟缓,放弃或者错过了很多创新机会,那就比较麻烦了。尤其是真正的竞争还没有完全开始,要淘汰的竞争还没有完全开始。我估计真正的国际上的竞争压力是 2005 年以后,现在国外企业进人中国还是速度很缓慢的,为什么?我观察很多进来之前是考虑金融系统,外资银行没有完全进人,搞企业的要和金融相结合,银行没进来,他们不太相信我们的银行。真正的竞争还没有完全到非常非常激烈的阶段,这个时候虽然企业还有几年时间的自我调整,但时间很紧迫,因而这种调整必须加速,推动 3 个方面的创新,包括制度创新,企业文化创新和战略创新。而这种创新背后,就是企业家们的哲学思想的调整。

在座的都是来自企业第一线,无论是企业的经营者还是投资企业的人,在目前的条件下都要思考和研究创新问题,尤其我提醒民营企业,不要认为创新都是国有企业的事,虽然民营企业过去能够竞争过国有企业,但不是标志着你拥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国有企业体制太差,机制太不活了,所以你可以竞争过它,但并不标志你的核心竞争力很强。随着整个国有资产体制的改革,国家将更多地退出国有企业,实际上国有企业也在不断改革和调整,因而民营企业原来能竞争过的对手越来越多的减少,真正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了,即外资等企业的进人,这个时候真正的活力就要来源于企业的竞争力。制度创新、企业文化创新和战略创新的问题,是大问题。

(作者:捷盟首席专家顾问 魏杰 教授)


首页| 关于捷盟| 咨询业务| 行业中心| 捷盟团队| 公司业绩|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2-2005 捷盟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412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08641号
友情链接: 战略咨询 企业文化咨询 培训中心 公司内网